忘了具体是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,家里抓回来了两三只小狗。也忘了是从哪里抓回来的,是怎么抓回来的,只依稀记得它们似乎没有妈妈。

它们不到一个月大,身上都是白色的毛,就像当时冬季的雪,惹人可爱又可怜。爸爸找来一个箱子,垫上了好几层棉花,为它们做成了一个小窝。可是妈妈见了之后,说“它们养不活”。理由是太小了,又没有母狗,天这么冷,它们会冻死。

天真的我不服气,我想我一定能把它们好好养大的,成为活蹦乱跳的小狗。

但是它们真的太柔弱了。那个小窝根本不能让它们暖和起来,蜷缩在箱子里的身体还是几乎冻僵。于是爸爸又用一个瓶子装上热水,垫到了棉花下面。水的热量又让它们有了一些生机,小脑袋又开始扭动起来,寻找母乳。我以为这样子能让它们撑过冬季。

只过了两天,它们短暂的生命终结在了寒冬。

那是我放学回来,迫不及待地去看看它们的状态,它们已经没有了动静,身上冰冷,但还有微弱的呼吸。我慌忙去取热水,想像爸爸做的那样,使它们暖和起来。可是水壶里没有热水。

这时妈妈过来了,看见那几只奄奄一息的小狗,便要埋了它们。“它们还有呼吸呢!”,我抗议起来,但妈妈已经在院子里的老杏树下面为它们掘墓。

我找到给它们喂奶用的奶瓶,抵在它们的嘴边,可是没有任何反应。我清楚的记得那时我一直在小声呼喊“快喝啊,张开嘴啊”,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呼唤这几只狗的生命。

它们终究还是被埋在了杏树下,带着一丝微弱的呼吸和冻僵的身躯,以及被我的泪水打湿的白毛。